2018年05月21日

好朋友你在何方


  “我們的好朋友在等你了?”我用手機說。


  “好,我馬上來。”耀文輕快地回答我。


  忘了從什么時候開始了,在我們每天早晨的例行散步中,有一次突然發現了一只美麗的白鶴在那靜靜的水塘另一角孤零零地站立著。它一腿半縮,似乎是把全身的重量都倚靠在另一只瘦得可憐的細腳上。除了眼睛紅得像紅寶石,嘴巴黑得像寫中國字用的黑墨,以及腿是深咖啡顏色外,其他全身上下都是潔白無瑕。它好像也發現了我們,又好像根本就不在乎我們兩人的出現,是那么地高傲,可又那么地孤寂,似乎這整個世界上的任何變化都與它毫不相幹,是一位飄逸的仙女的化身?不,更像一個逃離家而又迷茫的小姑娘。我們不願再向前多走半步,為的是怕把這位嬌客嚇跑了,只好靜悄悄地倚著欄杆站在那兒一動也不敢動,像欣賞一幅名畫,也像鑒識一件不朽的精雕。可是不管我們兩人是如何小心翼翼,最後它仍然展翅高飛,倏忽間就飛得無影無蹤了。


  我們的家位於美國德州休斯敦西南區中國商店林立的百利大道上新建才十來年的“香港城”附近,與香港城間往返車程不過數分鍾。香港城占地數十英畝,中間是休斯敦規模最大的一家亞洲超級市場“香港超市”,兩旁是數十家大小不一的各式商店。前面是巨型停車場,在停車場與商店中間建有古色古香的亭台樓閣並由水塘環繞。我與內人每天早晨八時左右就會到那亭台樓閣水塘旁邊散步一小時,然後各開各人的車子奔向各人的“天下”,開始新的一天日程。


  自從發現了白鶴後,當我們散步到水塘旁邊的第一件事就是察看那只鶴是否仍在,好像它很少讓我們失望,總是讓我們和它“歡聚”十數分鍾後才依依飛去。慢慢地探望白鶴就變成了我們每天早晨的一件例行事務了。當然有時候它也會“爽約”,每當我們看不到它的時候,我們就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惆悵,似乎是遺失了什么。可是當我們第二天或第三天又發現了它時,便會又欣喜地相互慶賀,好像是親人仍然無恙。如果我們兩人中間有一人因事晚去或不去散步而那去的人發現了白鶴時,一定會以手機快速告訴對方,“我們的‘好朋友’在等著我們了”。就這樣一個星期,又一個星期一個月又一個月地過去了,我們的每日歡聚也就在這愉快的日月中不知道過了多長。好像白鶴沒有親人,也沒有朋友,每次出現時永遠是孤單單地一位。“好朋友,不要難過了,在這個茫茫的大千世界上,至少你還有我們兩位中國老人是你的朋友。”


  可是現在,我們的好朋友失蹤了,已經失蹤了差不多兩個月了,這是我們“相識”以來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因此我們現在每天散步時都會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若有所失的感覺。


  “好朋友,你在何方?你可知道你那兩位年邁的中國老友一直在深深地掛念著你。”




Posted by mikjuh at 16:20│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