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8年06月27日

因為喜歡

  淌過歲月的流水,分花拂柳過那些繁華過往,留一身儉素,我以最真實的樣子,旖旎在有你的日子。


  正是圓荷泄露,亭亭如蓋的時節,微雨淼淼,煙雨如霧,江南的天,在任何時候,都是足以入景入畫。花圃裏翠濃紅豔,迥異於春的輕簡約素,一切,都是明豔,強烈的盛夏的樣子。算是嫵媚,也在不自覺的漏出些許的妖嬈。


  是了,夏之後便是秋了,該是萬物凋零,又萬物豐碩的季節!那樣的時日,該是塵埃落定吧。是結果的,不妨便垂垂累累,堆金砌玉,而該歸去的,自應自動自覺的花隨流水,零落成泥。不像而今,都是一樣的鮮妍,明麗。宛若愛情,算是無望,盛放的時候一樣的有它最致命的香氣和吸引力呢。


  微醺,反反覆覆的聽同一首歌,任心,在這一刻,濡濕柔軟得汪出水來。並沒有很美的歌詞,並沒有很美的旋律,卻正因為那些簡單,讓人不知不覺的沉醉。“願你知影阮心意,願將魂魄交給你”,君知否,我所求的,亦不過是一個知道,亦不過是希望滿滿的情深,有一個落處,如是而已。


  算魚雁難到,知道你在那頭,我在這頭,心裏面卻只有安然。此身,算受盡千般煎熬,算朗月清風,對影成仨,亦覺得風是軟的,空氣是甜的。算思念,如細細的毛刺,一點點的侵蝕四肢百骸,卻依然,在那綿密的痛當中現出絲絲的酥麻適宜來。


  或者,因為喜歡,才願意這樣的伏在泥裏,再卑微的仰頭,開出細弱的花罷,或在人前堅硬如石,或談笑之間亦是端凝整肅,卻不妨礙,這般小兒女的姿態,羞怯的在那一片天空安靜的芬芳。


  獨立小樓,任風盈袖,任夏的夜涼的風,如你,最溫柔的眼眸,拂過長長的發。任漠漠情愫,若三月春草,爭先恐後的瘋長。何曾若此,從不曾若此!!吾愛,這一刻,由我,低低的呼喚你的名,感受唇齒間低喃的微澀微暖。算流年似水,算以後,有多少的荊棘密林,有多少的風霜刀劍,我只知道,此時,當我在鍵盤上一個字一個字敲打時,心裏面唯有滿滿的溫暖。


  那葡萄架旁,是否正有人夜半私語,盟誓今生。嗯,銀河迢迢,關山阻隔,依然的祈願,君心似我心。灞陵河邊,燕子磯前,該有柳枝如縈,牽絆纏繞,那柔的風,翠的葉,葉葉枝枝,是否都因了情絲纏綿而隨風波動?


  雨如遊絲,綿綿密密落下,花木亦在夜風中展現最原質的香氣,這個夏天,酷熱似乎還沒來到就已經在遠離,聽你分享給我的歌,一遍一遍,因了這些歌曾經是被你喜歡,因了這些歌你也曾經滿懷歡喜的聽過,那些跳躍的音符也不知不覺有了讓人親近的理由。而樂聲泠泠,是否會越過千山,蹁躚在有你的樓台?那些淡煙微雨,是否,在你的天空,一樣會潤濕你的眼眸?


  或總有一些美好,會若蝶翅般撲棱飛走,徒留下之前的斑斕影像讓人愣怔追憶。而有些印記,卻是雖經歲月沖洗而愈加曆久彌新的。雖然,過往,亦不過清淡一若水墨長卷,但墨色濃淡之間,那一泓水,一葉舟,早已如江南的景致般,在不知不覺的與人徜徉相融。


  夜闌珊,城市的夜空,算六朝金粉處,亦顯得柔和潤澤。而我,惟願如此安靜的等待,等待,或有一日,可以如此的與你貼近。

  
タグ :散文


Posted by mikjuh at 14:13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