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by at

2014年03月05日

盛開的季節

花朵熙熙攘攘,滿地金黃,放眼望去,似一條鋪向天邊的地毯,若是平躺在上面,有一種飛羽成仙的感覺。村裏有一個素衣女子,叫明珠,她多愁善感,不喜多言,每當她不開心瑪花纖體的時候,她就會跑去那片花海,在那上面睡覺,做夢,忘記生活中的那些煩惱憂愁。

花海成了她精神上的依賴,她喜歡在那片花海上睡覺,夢裏的世激光脫毛界無憂無慮,一日在夢裏她看到了一精靈小仙,長著一對翅膀,乖巧憨厚的模樣讓心生憐愛,她對那精靈述說身邊的煩惱,比如她家的小花貓突然走了,丟下了她獨自難過,她父母想她嫁去外地,但她卻不想離開生養她的地方,還有她的家境並不富裕,父母整天為家事吵鬧,這些都令她煩惱不已。精靈模樣的小仙側耳傾聽著卻不言不語,只是安心的聽著她的訴說。

就這樣,連續十幾年了,花海比以往更繁花似錦,明珠已然長成了標緻的少女。一日她像往日一樣去那片花海,繼續著平常的事,先呼吸一片新鮮的空氣,然後便躺在花海之中睡覺,跟精靈聊煩惱,但這次出乎意料,她在夢中沒見著精靈,醒來她有點失落,多愁善感的她又難過著,很孤獨很無助的感覺,讓她想哭。無意間她看到有一陌生男子就在她的前方,透過背影,可以猜出是位風度翩翩的少年,她瑪花纖體的投訴很好奇,這麼多年了,很少有除了她以外的人像她一樣會來這裏,她很好奇,待走近看,那眉目,那股秀氣逼人的模樣,似乎讓她覺得哪里見過,她也沒有多想,只是在旁邊的位置上坐下了,繼續傷心著。突然男子開口朝她打著招呼,她覺得有點羞澀,害臊的紅著臉微微一笑,但那笑卻是憂愁的,她沒吱聲。

一日復一日,男子竟也每天待在那個地方,似乎是等著她的到來,而她瑪花纖體 hk卻沒想那麼多,沒有了精靈的陪伴,那麼多的憂愁無處傾訴,她多愁善感的心,只是一日比一日憔悴,而她再也沒有對男子笑過。因為她一直在想著精靈哪里去了,怎麼就丟下了她一人獨自傷心難過。
  


Posted by mikjuh at 12:13Comments(0)瑪花纖體

2014年02月17日

一片藍藍的天


情感無法隱藏,浪花撞擊岩石一次又何妨,不是讓天荒守候到地老,是讓平靜等候激情怒放NuHart顯赫植髮 。愛不是水中月,鏡中花,愛就要大聲喊出來,別讓寂寞說悲哀,要愛就愛的痛快,在黃昏時才不會感懷。

那飄著落葉隨風灑下的雨.是你揉成的淚花嗎?那在風中燃燒的雪花聘請家務助理,是你與心靈相約的明信片嗎?

一轉身.變換了季節,不一樣的結果,一樣的牽腸掛肚。不在苛求擁有太多,只要你過得比我好。分散又重逢何等的歡喜,有何等的相知,此生唯你是知音,為愛承諾寫著真情NuHart顯赫植髮中心指出脫髮原因并分析原理,是不是一種幸福,天空允許流雲飄蕩,雲朵才把天空點綴的更加明朗,更加多姿多彩,大海允許浪花在她的懷抱裏,衝擊疊撞,大海也因浪花跳動的舞蹈,顯得更加迷人。我們彼此容納,彼此包容,彼此自勉,彼此和諧,,讓春風環繞,讓愛美麗,直到永遠,不為白頭,只為默默愛你,只為不見不散。

不見不散,不見不是忘記,不散是有一份心靈相約,是那千絲萬縷割捨不開的一份情緣搬運服務。不見,那是為了再見,不散,那是永遠的不在別離,不見不是沒有牽掛,不散也許是在.修得某年某月某時.那一次同船渡。不見不散,那是一個虔誠.默契的約定,也許是十年,二十年,五十年,在相約的默契裏,重逢在容顏已去的八十歲。高山流水遇知音,和諧的旋律是讓彼此欣賞,彼此陶醉。  


Posted by mikjuh at 16:39Comments(0)常識

2013年12月05日

單棲情緒,相思萬象


常感覺,一種惆悵粘連甜蜜的滋味;或者是,一種甜蜜嬗變出苦澀的NuHart香港顯赫植髮惆悵。這便是情侶間擾煩的相思了?



那一泉相思柔水,涓涓流淌,生生不息;那一卷梁祝傳書,愛不釋手,韋編三絕。

道不盡的情緒更迭,訴不清的愛慕濃增。醉眼看詩,掩蓋的是關情的羞澀;挑燈潑墨,遮住的是畫落的秋雁。

尺素描摹了千闕,彩箋欲寄,卻總也帶不走扯心的慌亂。

——這是佳人遠影,才子暗戀。

人是害怕孤獨的,孤獨的人大多數也是感性的,面對愛情的來臨。這群NuHart顯赫植髮中心指出導致脫髮的原因人也最是容易情根深種。

忽然想起了秦少遊的“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詩句中透著一股對愛情中的地域限制看得雲淡風輕。仔細品品仿佛能嗅出他與愛人相依相守時的那些纏綿。所以,秦少遊說的如此大度,也不過是自己相思懷怨發出的牢騷罷了。

——這種強顏樂觀,最是怊悵。

愛情總是讓人牽腸掛肚,而鴛鴦不共枝的單棲情緒,則更教人纏綿悱香港家政中心惻,茶飯不香。正是了:梧桐更兼細雨,這次第,怎一個愁字了得。

謝橋那孤單徘徊的倩影,在期盼的煎熬中守候著執著的思戀,卻總是情郎杳無。這些癡心種子已經深重的人,怎會懼怕時間,一如:幾度徘徊幾度愁......最後,月影憧憧,一縷涼風吹亂了發絲,獨自黯然,憔悴而去。

——也許註定,有些人的愛情終究是漂泊的。

愛情有時像是霧裏看花 ,鍾情於朦朧面紗下的美。因為分離時的戀人們總NuHart顯赫植髮愛用思維幻化出甜蜜的千般種種,美輪美奐,樂啟心扉。可是一旦“今夜梅梢月,愁人獨自看”的現實擊碎了這個幻境,遽然成了孩子脾性。表在臉上已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陰晴不定,愁雲慘澹。

——鏡中花,水中月。該把自己偽裝成孩子。

相思千篇千遍,總也繞不開一個“愁”。所以,情侶們應珍惜每一個相依的時刻,牽hong thai travel著她或他的手。許下那個美麗的誓言:執子之手,與子偕老。定格你們的每一瞬間,讓這些每一瞬間的沉醉連綴成鵲橋路,即使天涯相望,懷中卻已然挽抱住了一份溫存......  


Posted by mikjuh at 16:40Comments(0)夢想

2013年12月05日

種花,卻沒能成為如花一樣的女子




世間女子皆愛花,嚮往容顏像花一樣絢麗嫵媚,性格像花一樣恬靜芬芳,生命像花一樣燦爛多姿。我想自己塑造成如花一樣的女子。

倘若我有一塊地,不種蔬菜,不種五穀,只種花。無論品種稀有或平常,味道濃烈或淡雅,葉子柔韌或挺撥……只要是花,我都喜歡,都種上。每天與花相伴,打理花草,看花開花謝,不理會紅塵繁雜之事,生活在花的海洋,花的世界裏。那應該是像夢境般美好的地方。

可是我沒有這塊地,生在紅塵,也必然去完成紅塵繁雜之事。好在我仍然可以種花,給我的心靈帶來慰藉,給夢一個小小的角落生長。家裏的陽臺寬大明亮,適宜種花。於是,去市場購了二三十個大小不一的花盆,到郊區挖了些還算肥沃的土壤呲牙咧嘴扛回來,裝在花盆裏,種上紫丁香、君子蘭、美人蕉、桂花、菊花、月季、馬蹄蓮、墨竹、……

累得汗流浹背,渾身癱軟,可是我很開心。花種在盆裏,也種在我的心裏。種下了花,也種下了夢想。

希望我的花盆能早日開出姹紫嫣紅的花兒來。平日裏,淘米水我是捨不得倒掉的,全部用來澆花;剩菜剩飯、變質水果、豆渣餅我也會淺埋花盆,化作營養滋養根部。花也比較爭氣,長勢喜人。

付出總有回報,無論春夏秋冬,花盆裏花開四季,黃的、紅的、紫的,花團錦簇,爭奇鬥豔。仿佛請客人,高朋滿座,一個不缺,喧喧嚷嚷,我這個主人,好不榮光。

春天,紫丁香純淨雅潔,晶瑩剔透,紅豔豔的君子蘭向天吹奏著春的讚歌;夏天,美人蕉像害羞的小姑娘,在枝頭綻放笑顏,夜來香沁人心脾,暗香湧動;秋天,桂花十裏飄香,菊花一團團,一簇族,競相開放;冬天,梅花冒雪怒放,清香入骨;月季花整年開不敗,墨竹則四季長青……

欣賞著自己種的花,見證花的成長,傾聽花開的聲音,是一件喜悅,很怡人的事情。閉上眼,我仿佛變成了一朵花,隨風起舞,搖曳……我如花,花如我。

喜歡在陽光的午後,捧一本散文書,品一壺香茗,欣賞花開,陶冶性情,感受生命旺盛的真諦;喜歡無所事事或身心疲憊的時候,給花松一松土,淋一淋水,放鬆情懷,熱愛生命,感悟生命;喜歡夜晚來臨的時候,花前月下,起舞清影,沉澱燥動喧囂的心靈,展開想像,靜靜享受生命的美好。喜歡這個有花的陽臺,終於發現,這裏除了花,還有一個陌生的自己。

忽然有一點點感悟:

人生如花,人生的過程就是花開的過程。我們渴望成功,渴望開花。我們需要親人朋友陽光雨露般的關心幫助,常懷一顆感恩之心;同時我們也要戰勝生活中的天災人禍、病痛傷殘 、坎坷挫折,通過堅持不懈的努力,就能通向成功的大門,讓生命開一朵最美麗、最璀璨的花。

愛情如花,都需要精心呵護,彼此珍惜。有的人養花懶於澆水,種下就不管,對花百般摧殘,花就像後宮無人寵倖的妃子。如果連給花澆水的時間都沒有,何必把它們囚禁在“深宮”?選擇種花,就選擇了責任,以信任為陽光,以真心為養料、以理解為土壤,以關心為水分,愛情之花亦能地久天長。  


Posted by mikjuh at 16:39Comments(0)常識

2013年12月05日

金錢河裏有一對黑鸛





是誰,在霜寒露冷的冬天早晨裏聲聲嘹唳?又是誰,在奇寒而清淺的金錢河裏作著優美的舞蹈?

我也是一只候鳥,抑或一個匆匆過客。因在一個冬天的早晨裏習慣散步,才驚喜的看到了那對久違了的黑鸛。

一雌一雄,在金錢河裏交頸而鳴。天地為此一闊,旭日為此明媚,生活為此美好,那一瞬即成永恆。

那是一對患難與共的恩愛夫妻。

那也是金錢河裏最後兩個以河為生以水草為穹廬的漁人。

黑鸛,你就以那種亙古就有的優美姿態梳理著羽毛,你就以紅紅尖尖的長啄,黑黑的翅羽,瘦長的紅腿佇立於天水之間,也佇立在我的靈魂深處。你這久違的自然精靈呀!

黑鸛呀,你總是站立著,無論是睡眠還是散步,你總是不肯蜷曲著垂下你那高貴的頭顱。

當你伸展開黑鐵般翅翼平穩滑翔在金錢河上空時,我聽到了氣流被劃破的聲音,也聽到了魚們因驚慌逃竄造成的濺濺水聲。

一條河,便註定了你孤獨的命運。

一條河的無數個水域,便成了你永遠難以捨棄的家園。

遠離人類,便遠離傷害,甚至遠離生命的終結。其實我和你一樣也是食魚族呀,黑鸛!因此,當我滿懷善意的向你走近,渴望與你對語時,誰知你竟倉惶飛逃。

我明白,你恐懼看到黑洞洞的槍口,因此你只能屬於深幽的峽谷,只能屬於荒涼的河岸,一如逃亡了卻仍然充滿憂患意識的行吟詩人。

看見一對黑鸛從我的面前驀然驚飛。我的靈魂如被一炳利刃刺穿,鑽心疼痛的感覺尤過於鮮血汩汩而流。  


Posted by mikjuh at 16:39Comments(0)常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