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07日

我們常說

  有些人相信心中的定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相信自己的藝術實踐,教條主義很嚴重。其實,對於定論,應當注意理性認識來自感性認識,因此我們接受了別人的理性認識,當面對同樣能反映這理性認識的書法視覺藝術形象時,時常會忽視自己的感性認識,總是輕松的以別人的理性認識來評價、解釋有關的書法現象,這樣本來會產生新的理性認識,就這樣被扼殺在權威認識中。倘若有批判精神,你會結合權威的定論,在自己的目光下,會發現許多新的東西。比如沙曼翁就不會輕信對篆書大家的那些定論,因此他就會有自己的發現,你看在《學篆手記》中他說:“篆書要寫得古樸、渾厚、不呆板為上品,不能將字形寫得過長。秦以後篆書不足取,清趙之謙、鄧石如是用楷法寫篆書,吳讓之篆書帶鼠尾巴,徐三庚寫得怪俗,均不足取。”因此面對一幅書作,不要先以定論指手畫腳,先要自己感悟感悟才好,這樣對許多問題都會有自己的思考,沙曼翁的許多結論就是這樣,比如:在《沙曼翁談藝錄》中:


  一曰:“作書、作畫,貴能生、拙。讀碑帖多,字寫得少,故能生,亦能入古,生與古合,產生拙樸之趣。畫,也要畫得少。偶畫要排除“懶”字之病,即每畫必多動腦筋,切忌下筆即用老章法,要有新意境,避免奴俗氣。”


  我們常說,由生到熟是第一境界,由熟到生是第二境界,那么要由熟到生,擺脫已經凝固在自己的觀念和筆下的經典,達到一種創造,豈是易事!為了達到“生”,我們借鑒其它藝術,我們去感悟自然與生活,我們用發散思維和逆向思維等等,但沙曼翁的方法倒很奇特——“讀碑帖多,字寫得少,故能生”!


  一曰:“作書,要重‘散’,‘散’則逸趣多,散者,絕非狂野;也要忌‘整’,整則規矩,易入呆滯,呆滯近俗。”


  看到這裏,我忽然想到語言文學中的整句與散句,整句自然是那些結構整齊的對偶、駢句、排比之類,反之則為散句。書法不是那些端正、對稱、平行、均勻也是“整”嗎?而那些左右結構的錯落、文字的欹斜、線條的開合,點畫的偏移,不正是散嗎?散則對比多,變化多,逸趣多。竇蒙在《述馬賦語例字格》中說:“縱任無方曰逸。”


  李剛田在《正入與變出——沙曼翁先生的篆刻藝術》記載::“有一次先生在講學時曾對我們說,他嘗問林散之:您作書妙在何處?林答道:能提得起筆而已!先生應聲接言:我也能提得起筆!這其中雖不無先生的自信與自負,也道出對林散之‘能提得起筆’一語的心領神會。所謂‘能提得起筆’,即得一‘虛’字,虛則靈,靈生動,動則有無限生機。虛靈二字為林、沙兩位先生共同追求的境界,可謂英雄所見略同。”


  看來,藝術重要的是要有自己,不是嗎?要有自己的目光,自己的思考,自己的筆法。


  還有些定論,只適宜於某種風格。風格是一張張不同的書法面孔,是一副副不同的書法表情,我們有時可以用一個詞來概括,比如飄逸、獷野、沖和、姿媚等等,有時又不知怎么用言辭表達。但書法如人,有些書法適宜遠觀,有些又適宜近賞,還有些遠近都美,項穆在《書法雅言·知識》中說:“姑以鑒書之法,詔後賢焉:大要開卷之初,猶高人君子之遠來,遙而望之,標格威儀,清秀端偉,飄飄若神仙,魁梧如尊貴矣。及其人門,近而察之,氣體充和,容止雍穆,厚德若虛愚,威重如山嶽矣。追其在席,器宇恢乎有容,辭氣溢然傾聽。挫之不怒,惕之不驚,誘之不移,陵之不屈,道氣德輝,藹然服眾,令人鄙吝自消矣。又如佳人之豔麗含情,若美玉之潤彩奪目,玩之而愈可愛,見之而不忍離,此即真手真眼,意氣相投也。”大多姿媚的書法,適宜近賞;一些獷野的書法,又適宜遠觀;而項穆所言則真正是神品,遠近都那么美。但某書家老是一個觀點,能走近細細玩味觀賞的才是好書法,是不是就有些偏頗了呢?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有些書法作品細看是沒問題,但遠看卻實在不美,那么倘若我們需要在一座山上雕刻一幅巨作,你那樣的書法還行嗎?你那樣的書法,看來最好出現之地就是手卷一類了。


  我們還有這樣的小知識,一幅畫有長寬,是二維藝術品;當有了第三個方向的是雕塑,就是三維藝術品了;而舞蹈之類,因為運動關系而和時間結合在一起,就是四維藝術了。書法本是二維藝術品,但因為書法之“勢”的運動感,書法的空間感和時間感就融為一體了。因此好的書法,會在我們的心理上形成四維藝術。書法的第三維怎么來?也就是書法的立體感怎么來,一般認為中鋒用筆、五色用墨則可達到書法的立體感。第四維怎么來?那就必須有“勢”,而“勢”既然是書法空間感與時間感的結合,那么不同的線條、不同的結體、不同的方向等空間因素會給人以不同的運動感或勢感,不同的時速等時間感也會影響運動感或勢感,比如洪水的奔流會和一般江河一樣嗎?但有書家總是說書法應該筆筆有來曆,那些有狂野之勢的書作,確實有時像肆虐的洪水,難道就不該存在嗎?其實,狂野也是一種風格!類似的說法有獷野、疏野、野逸等。


  有先入為主的書家,一是觀念老化守舊,二是藝術視野過於狹窄,三是藝術度量太狹小。四是沒有藝術自信,五是沒有批判精神。當然,真正錯的、真正醜的,我們還是要拋棄的。



タグ :散文


Posted by mikjuh at 15:52│Comments(0)
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
 
<ご注意>
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