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03月01日

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念橋邊紅藥,年年知為誰生?帝朝的更迭,鬥轉星移,不變的是那曾經歷史的朱顏,閉月羞花,沉魚落雁,我站在昭君出塞的古道邊,懸望著當年的香履足跡,一聲雁鳴,它是否是一千三百多年前那只落雁的幼雛?-

不會去想我何時會被困於此,那天似乎離我是一個不可預知的期限。踏過五千年的史跡,杳然來到我的對面,比過風馳電掣,電閃雷鳴,可我也曾期待它的出現,想著它會帶給我不一樣的改變,給我一個屬於我自己的歷史,只是自己知道。

碾碎了一支支零落成泥的花枝,帶著自身的芬芳,飄進了下個世紀的輪回,駐足於時空隧道的進口,我會在此為你停留。-

有時會默默思忖,應該怎樣去迎接下一個黎明的到來?啟明星告訴我,看到它的出現,你應該準備好一切出發了,當我認真備好一切,發現預想晴朗的黎明已被烏雲帶走。雨點安慰我下次一定會出現,守在那片屬於自己的封地,期待千年後會重現幻想中那縷久違的曙光。

留下自己,重新整理未曾完成的宿願,留下自己,也留下一段不能彌補的斷章。

東方欲曉,莫道君行早,此刻間,花褪殘紅,夕陽斜射,幽禁在時間與空間的夾層中,簡簡單單的要求,只是為了見證自己的那一份承諾,只是那一個允諾,我會將你輕輕挽起,為了那一句兒時的玩笑,我會陪你走過海棠盛開的角落。而何時,太陽已不會東升西落,四季停止交替!-

牆裏秋千牆外道,牆外行人牆裏佳人笑,亂世的佳人有誰還知曉,古時紛揚的殘墟,映著我的憐惜,放逐於荒漠的土地,那裏曾是棄我的故鄉,原來還有我走進你的方向,只是一種默默的暗然,永遠鐫刻。-

飄散了,招招手,去補上千年前泣落的紅妝。-

只是它回不去從前,一樣的心境,一樣的需要,一樣的守候;因為今世的淚水已悄悄稀釋了前世的相識,沉澱在青海湖畔。-

冽風隱隱,作痛了灼熱的期盼! 葉已枯,花已謝,耳邊又響起彼言:-

花開為誰謝,花謝為誰悲?

奈何橋下的那一株紅藥,是千萬年前誰無意植下,花笑今日,卻在守著誰的歸來?-  


Posted by mikjuh at 15:47Comments(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