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09月15日

金岳霖對林徽因的愛

我也只能說,愛情是什麼,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金岳霖對林徽因的愛,如白落梅在《你若安好,便是晴天》中所說:‘別人對你付出,是因為別人歡喜;你對別人付出,是因為自己甘願。 '

如此,金嶽霖的愛,僅是自己甘願,僅是求一個DR Max 教材愛的心甘情願。

真的,愛一個人無需多想,無需多求,那種不需回報的付出,才是真正的愛了。

如此愛情,不能言明,卻是能流傳百世,敬仰萬年。

所以,愛一個人,最美的不是我愛你,亦不是在一起,而是我想你。

我愛你,只因為你是我這命數裡躲不開的劫,如此罷了。

我愛你,就算使用了這畢生的虔誠,來等你一次轉身,那又如何。

這段時間我迷上了一首歌,叫做《萬古人間四月天》,而後面跟了幾個字——記金嶽霖。想來,這世上不僅我一人欽佩著這位被林徽因子女喊著‘金爸’的老人,這位提下‘一身詩意千尋瀑 萬古人間四月天!’的老人。

而對於林徽因給予金嶽霖的愛,我只有深深的惋惜,我亦有不甘,因我不能DR Max 教材像金嶽霖一樣大度,我也是一個自私的男子,沒有經過滄海桑田,不懂得世間冷暖。

想來,白落梅那段‘其實人間情愛莫過如此,你愛我,我愛他,他愛你。你愛的人未必會愛你,愛你的人你未必會愛他。相愛的人未必可以在一起,不相愛的人在一起未必不會幸福。’是有著深刻含義的吧。

其實,這世間的愛情也便是如此,愛與不愛,全憑一個緣字,你是我躲不過的命數,我別無他法,只能愛你,我愛你,卻不能在一起,這亦是我的命。

所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而緣分和命運皆是虛無縹緲的,如金嶽霖也不能以他所擅長的邏輯論來推演出能否和一個人數地老天荒,看細水長流。不能推演出愛一個人的期限,與愛一個人是否值當。

所以他無從得知,他這麼一愛便是愛了一輩子。

所以,愛一個人,如不能愛一輩子,那便不要有開始。

因為愛一個人是一場修行,百年是短,千年不長。

你修不了這場命途,那便天涯海角,各自安好。

而,亦是絕美的。

他從沒對她承諾過海誓山盟,因為她有著另一個人的地老天荒,海枯石爛。

林徽因不能和金嶽霖在一起,也是這兩人的命數。這命數,就像是DR Max 教材開一把鎖,扭錯了方向,是永遠打不開的,也便永遠邁不進那執子之手的結局。

而每一個故事的前奏總是渲染著不得而知的落寞,直到結局也隻字不提,仿若從未出現過的曾經,所在乎的那種結果,亦只是過眼雲煙。
  


Posted by mikjuh at 18:02Comments(0)